美墨加协定能带来公平贸易吗?

美墨加协定能带来公平贸易吗?

1月29日,在美国华盛顿白宫,美国总统特朗普(中)出席美墨加协定签署仪式。  新华社记者 刘 杰摄

1月29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签署修订后的“美国—墨西哥—加拿大贸易协定”(简称美墨加协定)。该协定将取代1994年克林顿总统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,满足特朗普政府所追求的“公平贸易”。

特朗普表示:“我们终于结束了北美自贸协定的‘噩梦’。”他认为,美墨加贸易协定是一个真正公平互惠的贸易协定,将促进美国的就业、财富和经济增长。

新协定能否真正化自由为公平?该协定将给世界各国带来哪些影响?未来,协定如何具体落实?这些均有待进一步观察。

生效:一步之遥

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,特朗普称赞新协定是“美国50个州的农民、农场主以及能源业、制造业和其他行业工人取得的巨大胜利”。

墨西哥和加拿大对此表示肯定。据墨尤卡坦半岛时报网站报道,墨外长埃布拉德在推特上表示,特朗普签署新协定后,“经济不确定性即将结束”。据加《多伦多星报》报道,加副总理弗里兰也将新协定形容为“全体加拿大人的一次胜利”。

该“胜利”来之不易。特朗普上任后多次批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造成美国制造业岗位流失,威胁终止协定。据美《福布斯》杂志报道,2018年11月,美墨加三国签署新协定,但美众议院因劳工问题拒绝通过并要求白宫重启谈判。历经漫长拉锯,三国于2019年12月在墨西哥城签署修订后的美墨加协定,新协定在三国国会批准后将正式生效。

目前,墨参议院已通过协定。加自由党政府于1月27日启动了批准程序,敦促反对派议员尽快正式批准,呼吁所有议员支持。加商会表示:“对企业来说,迅速批准这项协定至关重要。”

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新协定在多方面对原协定进行了更新。汽车生产领域,新协定要求汽车的零部件自产率由62.5%提高到75%、汽车70%的钢和铝来自北美,才可获得免关税资格,并首次规定免关税汽车40%至45%的零部件须来自高工资工厂(即必须为生产工人支付最低每小时16美元的工资)。劳工问题上,新协定建立了跨机构委员会监督墨劳工改革。知识产权方面,新协定将原协定中版权保护的50年延长至70年,禁止将关税和其他歧视性措施应用于以电子方式分发的数字产品(电子书、视频、音乐、软件、游戏等),要求科技公司披露源代码,并增加了对窃取商业秘密的新刑事处罚。乳业方面,新协定为美国农场主提供更多进入外国市场的机会。

结果:美国至上

“加拿大和墨西哥是美国重要的贸易伙伴,美国是墨加两国重要的出口市场。美墨加协定对整合北美区域价值链十分重要,将减少‘关税战’的风险。”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袁征表示。

美国利益在新协定中非常突出。“美国农业(特别是奶农)将从中获益,美国汽车制造业将更多回归本土。”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龚婷认为,协定签订标志着特朗普推动贸易进程的又一收获,有助于其在大选年巩固基本盘。袁征也指出,这无疑给深陷弹劾案的特朗普注入一剂“强心针”,有利于其获得中下层民众的支持。

对于加拿大而言,新协定将促进汽车业发展。英国广播公司分析称,新协定使加免受美国对其汽车零部件征收关税的威胁。

墨西哥也在新协定中有所收获。龚婷认为,新协定中关于汽车业工人时薪的条款与墨产业工人的福利息息相关。此外,“在墨方看来,新协定能保障其他国家在墨投资,与美加保持友好的合作关系。”

然而,新协定对三国利益来说并非完美无缺。汽车业分析师警告,新协定中工人工资条款可能会提高美国车厂和购车者的成本,放缓汽车市场发展,对美国经济增长构成压力。

加拿大乳业也受到不利影响。袁征指出:“加同意取消一项帮助国内外牛奶产品销售商的计划,向美国牛奶、奶油、黄油等乳制品开放市场。这将给加乳业带来损失。”

新协定还会给墨西哥带来负面效应。“虽然更多车厂及零部件供应商会扩大在墨的投资和生产,但提高工人时薪的规定会减少墨在人力成本等方面的优势,可能降低车厂雇佣墨工人的比例。”龚婷说。

落实:有待观察

新协定还会给其他国家带来影响。据德国《南德意志报》报道,德国等汽车生产大国对此表示担忧,德国车厂难以适应汽车零部件在北美生产的比例。“德国等欧洲国家担心受协议中关于原产地规则及关税规则的影响,导致本国汽车业在北美市场中的份额下降。目前,一些欧洲车厂已开始研究调整生产策略。”龚婷说。

龚婷指出:“三方在落实协议的过程中,将围绕相关条款制定更加具体的规定,这需要时间。”

分析认为,美加关系增添了不确定因素。加拿大《环球邮报》1月29日评论称:“继特朗普在去年北约峰会上称加总理特鲁多为‘两面派’后,两国关系依旧不稳定。”

三国国内党争也为协议落实埋下隐患。据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,考虑到魁北克省奶牛利益可能受到损害,在加国会中拥有第三多席位的魁北克集团对新协定提出反对。美国民主党人则缺席了1月29日的签署仪式。

此外,袁征认为,协定在落实过程中需要建立合理的监督机制。他分析:“美墨加协定条例商议过程中,美国采取的是对墨、对加的双边谈判方式。本质上,墨加两国在该协定中处于相对劣势。两国担心美国可能借监督其他国家落实情况为名,用其国内法令干涉其他国家内政,引起关系摩擦。”

据悉,美墨加协定中的日落条款要求三国在6年后审查是否继续留在协定中。如任何一方决定不继续执行协定,协定将在16年后失效。(杨 宁 赵 昊 张晓洁

《 人民日报海外版 》( 2020年02月04日   第 10 版)

责编:赵宽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bachatareno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